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罗天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653章 652真相

第653章 652真相

接下来,这出戏应该很快就会有下回分解了!

端木绯的眸子熠熠生辉,手上投桃报李地给端木纭剥起香榧来。

端木宪看着这一双娇花似的孙女,心里暗暗欣慰,还是自家人省事,都知道不乱折腾给家里添麻烦。

这些人真真没事找事!

端木宪唏嘘地摇了摇头,又想起承恩公今天给皇帝请来了江南神医的事,眸色渐深。

也不知道皇帝能不能醒……

这所谓的神医到底是真有本事,还是徒有虚名呢?!

端木宪眯了眯眼,神态惬意地喝起茶来。

既然自家孙女没事,端木宪也就不担心了,此刻他心里多少存着看承恩公府热闹的心思,耳边又响起了养心殿中岑隐那句意味深长的话——

“这‘神医’既然是皇后娘娘请来的,那一切后果,自有皇后娘娘担着。”

端木宪总觉得岑隐并非是那么好说话的人,恐怕这件事岑隐心中也有“计较”。

先观望着吧,不着急,这局棋才刚刚开盘而已。

端木宪不再多想承恩公府的事,笑吟吟地话锋一转:“四丫头,你今天和你姐姐还有涵星他们玩得怎么样?”

一说到玩,端木绯一下子就把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抛诸脑后,神采飞扬。

“祖父,今天我们玩蹴鞠了。”端木绯从赛前她们下注说起,绘声绘色地把端木纭在蹴鞠场上的种种英姿讲述了一遍,一直说到端木纭不慎拐了脚,由自己接替她上场。

“纭姐儿,你的脚……可有让太医看过?”端木宪担心地看向了端木纭的脚踝。

“祖父,不妨事。”端木纭微微一笑,又给端木宪添了茶,“我只是稍稍拐了一下,女医已经看过了。”

“纭姐儿,这几天你就好好呆在湛清院里养养,别出门了。”端木宪神色稍缓,关切地叮咛道。

“嗯,祖父。”端木纭乖顺地应了,心里想着:反正她这两天要给岑公子扎纸鸢架子,不出门也好。

端木宪还有些不放心,心里暗自琢磨着等回府后,他还是要给大孙女找个擅跌打的大夫看看,嘴里随口问道:“四丫头,比赛后来怎么样?”

“比赛最后输了。”端木绯懊恼地噘了噘小嘴,小脸皱在一起,“要是阿炎在,我们玩什么都不会输的。”

想到远在南境的阿炎,端木绯不由闪了神,眼神恍惚了一下。

听端木绯提起慕炎那个臭小子,端木宪心里就有些不痛快,安慰道:“输了就输了,比赛总是有输有赢的。也就是输掉几个金锞子罢了,都算在祖父账上。”端木宪大方地允诺,哄着小丫头。

“谢谢祖父。”端木绯从善如流地接受了端木宪的好意,眉开眼笑。

这下好了,下次下注的银子也有了。

“祖父,您放心,下次我们一定赢,赢了我就请您去云腾酒楼吃酒!”端木绯露出讨好的笑容,又给端木宪也剥了几个香榧,一副孝顺乖巧的小模样。

“好好好。祖父知道你孝顺。”端木宪觉得十分受用,笑得好似弥勒佛般,再次感慨自家孙女真是最好的。

等等!!下次?!

端木宪忽然想起了方才在宫门口时端木纭和岑隐也提起了什么“下次”,便又问了一句:“你们刚才是不是和岑督主说起了什么约定?”

端木绯有问必答:“涵星表姐和兴王世子他们约了下次一起去冬猎,岑公子也去。”

端木宪随口“哦”了一声,动了动眉梢。

本来,岑隐一起去冬猎也没什么,但是,为什么偏偏是大孙女在问岑隐呢?!

端木宪朝正在剥松仁的端木纭看了一眼,总觉得有些不对啊……不行,等下次休沐时他得问问李太夫人!

但是在下次休沐前,端木宪就变得更忙了,早出晚归,时常夜宿在宫中。

江宁妃的丧事操办得简单而隆重,尸体在停灵七日后,就被葬到了妃园寝中。

三皇子慕佑景悲痛欲绝,在江宁妃的灵前足足跪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睡,直到体力不支昏迷了过去……

十一月二十八日,皇后念及三皇子纯孝,提出要把三皇子记在自己名下。

这话一出,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从朝堂到京中各府,皆是一片哗然。

有些人立刻“真相”了。

江宁妃溺水当日,宫里有不少去蹴鞠的贵女和公子们,他们都亲眼目睹了黄仵作验尸以及许嬷嬷俯首认罪。

皇后虽然下了封口令,让他们不许到处乱说。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自皇帝昏迷后的这三个月中,皇后干了不少蠢事,威严弱了不少,那些贵女公子根本没上心,他们不敢在大庭广众下乱说,私底下却说了不少,一传十、十传百地就传扬了出去。

而当时不在场的人尽管听说了皇后和三皇子之间的一唱一和,在暗自猜测之余,依然多少有些怀疑会不会是想多了。

结果,在江宁妃才死了不到十日,尸骨未寒,皇后竟然就要把三皇子记在她名下,不管对外的名头是什么,皇后此举仿佛印证了这种种猜测。

为了皇位,三皇子还真是心狠手辣啊!

还有皇后也是,本来古往今来,从大盛到前朝,没诞下皇子的皇后也不再少数,自然不乏有人把丧母的皇子记在自己名下,比如自小养在皇后膝下的四皇子慕佑易,但是四皇子一出生就丧母,被抱养到皇后膝下时也才几个月大,三皇子却不同,这可是一个成年的皇子,皇后和三皇子的意图昭然若揭。

各种议论从京中各府扩散到街头巷尾,传得沸沸扬扬。

有人说,江宁妃被杀案必有隐情,必须重查。

有人说,三皇子为了皇位不惜弑母,阴险恶毒,冷血无情,人品着实卑劣。

有人说,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能让弑母之人逍遥法外。

有人说,最毒妇人心,皇帝忽然病重,说不定也和皇后有关。

……

连着几天,各种议论声非但没有消停,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其中一些议论也难免传到了三皇子慕佑景耳中,让他寝食难安,让他恼羞成怒。

云腾酒楼二楼的一间雅座里,慕佑易一进门,就忍不住向着江德深大发雷霆,沉声斥道:“外祖父,这事办得实在太不漂亮了!”

雅座里只有江德深一人,他的面色也不太好看,但还是恭敬地给慕佑景行了礼,“殿下,坐下说话吧。”他起身请慕佑景坐下。

慕佑景一撩衣袍,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江德深亲自给慕佑景斟了酒。

“哎!这次的事,效果和预想的差太远了。”江德深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烦躁地捋了捋下巴的山羊胡,“谁又能知道那天岑隐竟然正和端木绯在一起呢!”当天承恩公府带了王神医进宫去养心殿,以岑隐争权夺利的性子,照理说,他应该会留在养心殿才是啊!

按他们原来的计划,湖边四下都没有外人,端木绯百口莫辩,会成为谋害江宁妃的凶嫌。

三皇子作为江宁妃之子,那就是受害者。

端木绯有岑隐为靠山,多半会被岑隐强行保下,定不了她死罪,但是岑隐保得下端木绯,却堵不住悠悠众口,外人都会认定江宁妃之死乃端木绯所为,是岑隐非要袒护端木绯,自然也不会再有人怀疑江宁妃的死因“别有隐情”。

而且,还能借着这件事给端木家和大皇子抹黑,让他们吃上一个暗亏,甚至,要是运气好,三皇子还能在岑隐保下端木绯的时候交换到一些好处。

然而,千算万算,不如天算啊。

岑隐来得那么快!而端木绯更是奸诈的没有靠近湖边!

一切都乱了套了!

慕佑景有些烦躁地拿起酒杯,仰首把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眸子里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芒,含糊地喃喃道:“不对了,全都不对了……”

本来,他可以借着这件事认在皇后膝下,皇后可以得她想要的贤名,而他也能得到外界的同情,一石二鸟。

尤其他因为之前北境的事名声有瑕,后来又被父皇罚了禁足,他需要利用这件事来表现他的纯孝,然后顺理成章地从禁足中出来。

可是现在呢?!

他的名声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是雪上加霜。

想着外头那些闲言碎语,慕佑景脸色铁青,重重地把手里的酒杯放在桌面上。

“殿下,成大事者不拘不节。”江德深又给慕佑景添了酒,好声好气地宽慰道,“即便现在被人在背后谈论几声又怎么样?!”

事已至此,江德深也只能往好的方面安慰慕佑景。

“殿下,您仔细想想,皇上他还不是背着逼宫篡位的恶名,但是皇上就是皇上,怎么也不会因此让他退位的!只要来日殿下登上皇位,无论现在有什么闲言碎语,也都也不是什么事了。”

“自古以来,都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而且,现在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至少殿下不用被关在宫里了,我们日后行事也能更加便利。”

听着江德深的宽慰之语,慕佑景渐渐冷静了不少。

是啊,他被禁闭在宫中已经四个多月了,直到遇上这一次的契机,他守完灵就装傻没再继续禁足。

哎,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往这个方向去想。

慕佑景又仰首把杯中之物一饮而尽,眉心的沉郁盘旋不去,短短几日,他整个人就瘦了一大圈,憔悴了很多,这些江德深都是看在眼里的。

江德深在心里暗暗叹气,心道:三皇子毕竟是年纪还轻,沉不住气。

“殿下,人死不能复生,宁妃娘娘在泉下有知,也会想要殿下好的。”江德深继续安慰慕佑景,“等来日殿下继位,坐稳了这江山,给宁妃娘娘加封就是了。宁妃娘娘一向疼爱殿下,想来也会为殿下高兴的。这古往今来,成大事者必然要有所牺牲。”

“外祖父说得是。”慕佑景神色稍缓,长舒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又忧心起来,“不过……外祖父,要是岑隐阻止皇后娘娘把本宫记在名下怎么办?”

慕佑景的眸子里闪闪烁烁,眼前又浮现那天在湖边的一幕幕,画面定格在他落水的那一幕,瞳孔微缩。

因为那日的事,岑隐怕是对自己颇有几分不满。

慕佑景感觉心口像是压了一块巨石般,烦躁不安,本来按原来的计划,岑隐为了保住端木绯,必要让些步,肯定就不会干预这记名的事了。

偏偏现在……上不上,下不下的。

“殿下,这是皇家的事,岑隐再嚣张,还做不了皇家的主。”江德深约莫也能看出慕佑景在想些什么,但也只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哪怕是民间,嫡妻把庶子记在名下也是可以的,岑隐又有什么理由可以反对?!”

“只要皇后娘娘同意,殿下您也愿意,你情我愿,除了皇上以外,外人又有什么资格反对!”

说到这里,江德深突然觉得皇帝现在病着也未免不是一件坏事,要是皇帝醒着,以皇帝的多疑,恐怕是不会任由江、谢两家结盟,但现在不同,皇帝昏迷着。等皇帝醒了,早就木已成舟,皇帝反对也来不及了。

慕佑景稍稍一想,也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心情总算畅快了不少,唇角也有了淡淡的笑意。

这一次,他亲自拿起酒壶给江德深斟了酒,然后又举杯对着他敬酒:“本宫敬外祖父一杯,这段时日,真是多亏了有外祖父替本宫筹谋。”

这几个月,他被禁闭在宫中,哪里也不能去,有些事就是有心也无力,若非是江德深在外面帮他联系承恩公,他也不能与皇后搭上线。

“殿下,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江德深笑呵呵地说道,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然后将杯口朝下,表示滴酒不剩。

外祖孙俩彼此敬了酒后,江德深意味深长地提醒道:“殿下,您有空时也多去承恩公府走动走动,争取把晋州的事握在手里。”他的眸子里精光四射。

慕佑景下意识地捏紧了手里的白瓷酒杯,瞳孔变得幽深起来,然后再次给自己和江德深又斟了酒。

“哗哗”的斟酒声回响在雅座里。

江德深略带几分感慨地又道:“我原以为谢家蠢,没想到谢家在晋州上居然用对了脑子。要是能把晋州拿下,对殿下是非常有利的。至少……”

至少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他们也能来一次逼宫。

最后一句话,江德深没有出口,但是慕佑景也知道他的意思,两人交换了一个彼此心知肚明的眼神。

“不着急,一步步来。”慕佑景把玩着手里的白瓷酒杯,似乎是与江德深说,又似乎是在告诫他自己。

江德深应了一声。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尽快先把三皇子记在皇后膝下,才能继续下一步计划。

这一日,慕佑景在云腾酒楼一直待到了太阳西下才离开,次日,在江、谢两家与皇后的合力推动下,“记名”一事提上了日程。

然而,岑隐还没出声,礼亲王作为皇室宗令先提出了反对:“皇后娘娘,此事不妥,三皇子已经年长,再说,皇上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养心殿内,除了礼亲王和皇后外,皇帝的几个叔父与庶弟也都来了,一众宗室亲王齐聚一堂。

“礼亲王,为何不妥?”着一袭华贵翟衣的皇后优雅地端坐在上首,振振有词地反驳道,“本宫记得孝烈皇后也曾把当年还是二皇子的武宗皇帝记在名下,为何到了本宫这里,就不可?!”

孝烈皇后是大盛朝第六任皇帝的元后,本来膝下有太子,可是太子感染天花,英年早逝,彼时几个皇子都对太子之位虎视眈眈,朝堂上的文武百官也因此分成了好几派,一个个蠢蠢欲动。

孝烈皇后主动提出把二皇子记在她名下,成了皇嫡子,才算平息了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火,也成就了一段佳话。

包括礼亲王在内的那些个宗室亲王彼此交换着微妙的眼神,神情各异,心道:皇后还真是敢说。

关于皇后和三皇子的那些传言,他们这些日子也听了不少了,三皇子为了皇位不惜弑母,如此不择手段,简直就是骇人听闻,怎能与武宗皇帝相提并论!

这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礼亲王眉宇深锁,觉得三皇子心太狠,而且此例不可开。

他实在不想如皇后和三皇子所愿,心念一动,便托辞道:“皇后娘娘,依本王之见,此事非同小可,还是先交由内阁商议吧。”

皇后早就预想过礼亲王可能有的各种反应,立刻就反驳道:“礼亲王此言差矣,这是皇家的家事,又不是朝堂政事,何须由内阁过问。”

“……”礼亲王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如果只是“记名”自然是不关内阁的事,可是谁都知道等记名之后,皇后的下一步棋怕就是要提出把三皇子立为太子了。

礼亲王觉得皇后简直就是魔怔了。

皇后现在把三皇子记在名下,那等于是要弃了四皇子啊。

四皇子从小是皇后养大的,跟皇后亲生的也没太大的分别,可是这么多年的母子之情,皇后竟狠心得说弃就弃,那又把四皇子置于何地?!

皇后昂了昂下巴,催促道:“礼亲王,本宫已经挑好了良辰吉日告祭太庙,修改玉牃……”

“皇后娘娘,记名一事非同小可,也不急在一时。”礼亲王沉声打断了皇后,“此事本王还是须与内阁商议。”

皇后眼神阴鸷地盯着礼亲王,攥紧了手里的帕子,她还想说什么,礼亲王已经霍地站起身来,随意地拱了拱手道:“皇后娘娘,近来天寒,本王足痹复发,就先告退了。”

说完,礼亲王也不等皇后再说话,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皇后当然知道礼亲王是在借口推托,可是礼亲王毕竟是皇帝的皇叔,是宗令,便是皇后,也要给他几分颜面的。

反正礼亲王躲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皇后心中暗道,眸色晦暗。

其他的宗室亲王见状,也迫不及待地纷纷起身告退,只当没看到皇后那面黑如锅底的脸色,没一会儿,养心殿内就空荡荡的。

这件事简直就是个烫手山芋,礼亲王不胜其扰,就把问题抛给内阁,而内阁几位阁臣也觉得头疼,只能试探地去问岑隐的意思,岑隐没理会,于是这烫手山芋一天之内就又被踢回了皇家,端木宪给了一番冠冕堂皇的说辞,说什么记名之事乃是皇家私事,内阁不便干涉,就让皇家自己解决吧。

礼亲王几乎是焦头烂额,只能把一众宗室王爷聚集在礼亲王府商议了一番,大部分人都是装糊涂,不想牵扯到夺嫡中,但也有些人被江、谢两家说动了,毕竟这事连岑隐都不管,他们又何必做这个恶人,不如给三皇子和皇后卖个好,万一将来三皇子真的继位了,没准还会惦记他们的这一份功劳。

在这些“有心人”的推动下,礼亲王终究还是同意了。

礼亲王一松口,记名之事就等于是板上钉钉,进程一日千里。

腊月初五,三皇子慕佑景正式记在了皇后名下,告祭了太庙。

当天,端木宪回府后,对着端木纭和端木绯好一通感慨:

“皇后真是太糊涂了,非要陪着谢家和江家瞎折腾,她也不想想,三皇子如今为了皇位,连他的亲娘都能舍,就算以后真的继位,又能指望他能对皇后有多少情份?!”

慕佑景与江宁妃那可是血浓于水的母子,慕佑景都能说杀就杀,更何况皇后与他不过是名分上的母子,一旦有了利益纠葛,皇后必然会是最先被舍弃的。

“与其这样,还不如老老实实地维持现状,不管将来哪个皇子即位,皇后都是名正言顺的太后,何必呢!”端木宪在自家孙女跟前,说话是一点也不藏着掖着,一针见血。

端木绯今天兴致不错,亲自给端木宪和端木纭都泡了茶。

端木绯亲手把茶盅送到了端木宪手边,随口道:“祖父,随他们闹腾吧,反正再怎么闹腾也闹不出水花来,而且……”端木绯脑海中浮现某张俊朗温和的脸庞,想起了那日在露华阁的种种,“说不定,四皇子还觉得这样比较好。”

端木宪端起青花瓷茶盅,慢慢地用茶盖拂去漂浮在茶汤上的浮叶,又陶醉地嗅了嗅茶香。

好茶!

果然还是自家四丫头泡的茶火候控制得最好!

端木宪浅啜了一口热茶,淡声道:“这出戏才刚开始唱呢,接下来还有的热闹……”

端木宪也不想管皇后、三皇子他们的这些闲事,可是他不想管,这些人却非要凑到他跟前来,也不想想他们内阁每天这么多国家大事都忙不过来,哪有那个闲功夫来理会他们的瞎闹腾!

端木绯同情地看着端木宪,还是自己好,躲在家里听听热闹。唔,难怪古语说,一入宫门深似海。她以后还是少进宫,让涵星多出宫来府里陪她玩好了。

祖孙三人正说着话,这时,朝晖厅外碧蝉小跑着往这边来了,端木绯与端木纭都看到了她,眼睛一亮,面面相看。

果然,碧蝉快步进了朝晖厅后,就屈膝禀道:“老太爷,大姑娘,四姑娘,李太夫人的马车到了。”

“……”正在垂眸饮茶的端木宪眸光一闪,喝茶的动作停顿了一瞬。

他今天休沐,就提前把李太夫人请来了府中一叙,打算问问端木纭的事。

那件斗篷,让他很不安……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罗天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罗天小说!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luotianxs.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罗天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罗天小说

猜你喜欢: 农女福妃,别太甜素手匠心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皇上,请您雨露均沾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帝妃临天穿到古代当名士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自欢首辅家的小娇娘娘娘带球跑了!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勿扰飞升凤门嫡女皇后无德冷王撞上小邪妃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锦绣洛神软玉生香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爆萌宠妃:摄政王,惹上身重生嫡女有空间王妃音动天下农门锦绣
完本推荐: 混混小子修仙记全文阅读校园修仙全文阅读仙域科技霸主全文阅读凤回巢全文阅读校花的专属神偷全文阅读乡村朋友圈全文阅读刀剑神皇全文阅读重生之媚宠全文阅读透视小村医全文阅读贵族农民全文阅读狼性总裁勾上门全文阅读斗破苍穹之万界商城全文阅读唐寅在异界全文阅读电影世界大抽奖全文阅读那年那蝉那把剑全文阅读大明帝师全文阅读傲世乾坤.B全文阅读错嫁:王爷,单挑敢不敢?全文阅读龙组特工全文阅读天师下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356bet官网唯一大品牌_356bet地址_356bet网赌修真医圣神级影视大穿越没有谁,我惹不起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山河不夜天[穿越]重回五零当军嫂仙草供应商顶级神豪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重生之战神吕布至高主宰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一剑飞仙末日轮盘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重生之独步江湖重生之绝世废少苍穹九变豪门天价宠:最强少奶奶绝代神主颤抖吧,渣爹驭香快穿直播:炮灰逆袭攻略魂帝武神帝神通鉴356bet官网唯一大品牌_356bet地址_356bet网赌剑说我的老妈是土豪自带锦鲤穿六零时代巨子奶爸至尊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罗天小说移动版 - 罗天小说手机站